在小小的創作孤島里,我找不到真正的平衡 / mars CITY:Brian Rea

推薦理由

在工作與生活之間找到平衡,尋到身體與內心皆可憩息之所,似乎已經是這一時代的難題。如果你也曾在努力掙扎之后依然淪為了工作的奴隸,沉浸在生活的無力感中,不妨來看看這些年輕人的改變,或許有一款適合你。

在小小的創作孤島里,我找不到真正的平衡 / mars CITY:Brian Rea

大部分年輕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已經糾纏在一起,很難拆分清晰。說著想在工作和生活間尋得平衡,但最后似乎還是淪為了工作日見縫插針和朋友見面,周末在家也要提起精神隨時應對老板召喚。Work-Life Balance 的概念聽起來總是很難執行,但依舊有一些年輕人,他們摸索出一套足以支撐自己的生活體系,在工作之外總會有各種辦法發泄情緒,放松自己,打破所有迷茫、孤單和抓狂。

Brian-Rea1

北京在一開始并沒有給麥基留下多好的印象。“我覺得它特別低氣壓,每個人都過得很喪,自以為是的人還特多。”麥基一邊將消消樂游戲打到第800關,一邊說道。不過,出于對 VICE 中國這家媒體的熱愛,她還是來到了這座“她誤解繁多”的城市。好在她的工作環境是一個超脫社會的地方,在其中遇到各種奇奇怪怪的事情后,她視野一下子就打開了,性格也逐漸改變。

Brian-Rea2

在上班不需要打卡的美好日子里,麥基只需要把該交的文章交了,接下來的時間就是想方設法地玩就好了——參考都市年輕人解壓三大秘籍:奶茶、擼貓和蹦迪。總蹦迪難免讓人覺得沒勁,但她卻也因此認識了不少朋友:“那時覺得在北京混的孩子身上都有點江湖氣,仗義實在,還有就是特能說,其實就是貧,但我喜歡和鬧騰的人一起玩。”

Brian-Rea3

沒待多久,麥基開始膨脹發福。一般人可能是吃素跑步,但麥基覺得那太無聊,打拳才是她心目中酷、減肥、也能發泄的運動。她不只是去拳擊館感受一下,拍照發圈就拉倒了;力爭上游的她瘋狂的時候每天下班了去練一節泰拳,一節柔術,然后再去健身房虐一小時。她不斷地在尋找自己的極限。“人在運動的時候整個狀態是最放松的,在那幾個小時里,工作中所有的事情都 whatever 了。”打拳是她發泄情緒的方式,讓她在北京這種低氣壓的環境中還能始終保持一個良好向上的狀態。

Brian-Rea4

方方面面都“愛折騰”的她原本只是為了發條朋友圈,但也逐漸成了麥基很自然的一種生活方式和狀態——邊跑21公里邊嚎“老子不會再參加這活動了!”,沒過多久又跑到上海去參加人生的第三場斯巴達。以“健康愛運動”為由反駁爸媽的危險警告,放肆地去沖浪呀,踢足球呀,打網球呀。大同小異的發展國家不再吸引愛旅游的她,第三世界才能給麥基新的人生體驗。與此同時,在麥基的世界里,工作和生活沒有必要分得太開:她去泰國打泰拳,夏日美黑,在武漢跳東湖,都交出了很好的文章作品。很多靈感其實都源于生活。

Brian-Rea5

無論生活在哪個城市,從事什么工作對麥基的影響都不大。積極的處世態度總讓她找到好玩的地方和好玩的人,每周末都安排得滿滿的,很開心。

Brian-Rea6

空氣成分按體積分數計算是:氮 (N2) 約占78%,氧 (O2) 約占21%,稀有氣體約占0.939%,工作與娛樂在早稻眼里基本如此,但沒有誰一定是78%,另外一個就一定是21%。

Brian-Rea7

自由職業的早稻不是沒有職場情懷,與其說她被高高在上的老板、一眼望不到頭的上升速度以及備受詬病的996制度所嚇跑,不如說她找到了更適合自己的職業。能夠按照自己的能力與喜好來設計自己要做的事情,工資還在以高于主業兩倍工資的速度每年翻番,為什么不試一試?這一試,早稻獨創一份“生活化”的工作,一種“工作化”的生活。寫寫文章,是生活;每日更新找甲方,是工作。養一只貓,是生活;養二十多只貓,是工作。住在杭州,是生活;把住的地方做成民宿,是工作……早稻“生活化”的工作讓80%的生活都被工作化。

Brian-Rea8

雖然聽起來可怕,但在這20%的自由里,她可以隨性偷懶自由,隨時出國自由,隨處下館子自由。早稻看得很開,二八分也未嘗不是平衡?在早稻的生活觀里,“平衡”不應該是一種刻意追求的東西。她的工作性質,閑的時候能連續看一個多星期的劇不分晝夜;而忙起來可從早上六點到凌晨兩點,這是不平衡嗎?工作時工作,休息時休息,生活時生活,到家能放下手機,躺床上就睡著,工作前能靜得下心,這些綜合在一起,都屬于生活。

Brian-Rea9

目前絕大多數人對“生活”這個詞的常規認知大概就是能夠自己做飯、好好吃飯、跟朋友聚會、出去旅行吧?可是早稻不認可這種理解。倘若來這個世界一遭只是為了“不要太累”的生活,確實是有點對不起自己。與其在溫柔的生活中步入年老,早稻選擇更痛快的生活方式:忙也好,閑也罷,她只想和自己不排斥的東西一起過下去。

Brian-Rea10

早稻在高三時從徽杭古道徒步到了杭州,曾經的西湖一瞥讓她認定了這座城。三份收入都或多或少的與這座城產生關聯,一句“喜歡”充滿著魔力,讓早稻留在了這里。如果不是杭州,也許就不是今天這樣了。

Brian-Rea11

還是會有孤單勞累的一天的,除了抱貓釋放情緒,早稻會在心中溫習先生在自己猶豫時說的話:“不行就回來結婚吧。”這句話讓她覺得人生從沒有窮途末路,永遠有換個層面的選擇權。

Brian-Rea12

本期 mars City 的主人公 Brian Rea 是一名加州洛杉磯的藝術家,他具體的工作包括動畫、雜志、圖書插畫和一些墻繪。

Brian-Rea13

九年前,Brian 離開工作了11年的紐約,搬回到洛杉磯,主要還是因為洛杉磯能滿足 Brain 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尋求平衡的要求。和上班族相比,藝術家的生活也并非我們想象中“理想化的無憂與自由”。長時間處于工作室創作的 Brian 感覺自己身處一座孤島,經常找不到離開的機會,也很難找到任何平衡關系。

Brian-Rea14

Brian 不是沒有在 Work – Life Blance 之中付出過努力,宛如孤島求生一般,他會偶爾離開工作室,到自然環境中感受其他事務。初來到洛杉磯時,Brian 每天都會去 GRIFFITH OBSERVATORY 附近的公園逛逛,那兒有很多的野生動物。

Brian-Rea15

花5分鐘的時間登上山頂,深吸一口氣,在城市的山頂上看到城市的廣袤美景,仿佛已經遠遠地離開,但卻又無時無刻不擁抱著蔓延開來的城市遠景。擁抱自然這對他來說是逃離工作繁忙生活瑣碎的方法。

Brian-Rea16

人們經常對城市進行比較,比如把美國東海岸西海岸拿來對比,但 Brain 則認為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優點。洛杉磯對 Brain 來說是有著各種各樣的文化,同時具備都市的繁忙與城市生活的刺激——這不僅利于工作,同時也利于文化生活。

Brian-Rea17

但洛杉磯仍然是一個相對分散的城市,經常獨自工作、獨自開車出行的 Brian 尤其需要一群可以依賴的好朋友,“雖然大多數城市都擠滿了人,但城市也是孤獨的”,所以找到能夠支撐自我的體系和朋友是至關重要的。Brian 現在已經在洛杉磯有了自己的朋友圈,也知道該躲著哪些人。

Brian-Rea18

Brain 的所有作品幾乎都是由一個故事點進行驅動,從根源上表達情感。短暫離開孤島尋求新鮮空氣的 Brian 發現,無論是大自然遠足還是沖浪,重新回到工作后一切都變得更好了起來。

Brian-Rea19

可以說,Brian 在城市中,找到了自己獨家的 Work – Life Blance 良性循環。

分享
手机古风字体的软件